退伍军人被伤害案13年无结果,怒揭交警卡口协调费黑幕(一)

2021-07-30 15:41:46  来源:百姓
分享到:

       70岁的退伍军人唐根贵自从2008年拒绝提高运输卡口协调费时,惨遭殴打,构成轻伤(偏重)案后,持续13年追责,却无结果。

       已经陷入绝望的唐根贵决定不再沉默,而是选择公开揭露交警卡口协调费黑幕。

      根据唐根贵收集到的部分车主实际材料计算,数目巨大,触目惊心。自2004年至2015年,连云港市海州区(原新浦区)南城交通卡口收取过往运输车辆所谓"协调费",每辆每月从2000元到6000元不等,甚至更高,弄得车主苦不堪言,却又无可奈何。

        唐根贵为什么不再沉默?

        此时正值台风来临之际,风雨交加,唐根贵受伤的躯体更加难受,但受伤的心灵尤其不平静。

        13年来,唐根贵寄出了400多份申 诉材料,快把公检法大门踏破了,却无法解决自己被伤害案。

唐根贵不愿意含冤离世,于是开口说话了。

      1952年6月出生的唐根贵,1972年12月参军,5年后退伍,回到家乡,落戸于灌云县杨集镇。

       为了生存,唐根贵多方筹措,买了一辆车,从2008年5月份跑起了运输,没想到,数月不到,便因卡口协调费惨遭黑手。

      刚买车时,唐根贵便知道了一条潜规则,那就是每个月最后一天向南城卡口上交2000元协调费,拿到一张写有"振兴货运"的卡片,便可保当月畅通无阻。

     谁知到了2008年7月的一天,唐根贵接到了卡口黄牛陶猛的电话,说是要将2000元的协调费提高到6000元。

       唐根贵当时天真的认为,这是法制社会,还怕敲诈不成?于是直接拒绝了。

       到了9月30日晚,也是交下月卡口协调费的最后一天,唐根贵和司机邱广亮开车去连云港南城丹霞拉货,途经南城卡口时,准备交纳协调费。

       没想到,一辆车号为苏K6313的黑轿车迅速开到面前,下来了3个人,当着卡口交警的面,对准唐根贵一阵猛打,直至昏死过去,不醒人事。

       被120救护车送到市第一人民医院后,唐根贵接到驾驶员电话,说打人者又要来闹事,只得转移到市中医院,经诊断,胃和肠子、肺因被暴打挤压到胸腔,肺已失去扩张功能,肋骨击了2根、膈肌破裂穿孔、鼻梁骨折、左眼角受伤、脑震荡、身体多处软组织受伤等,医生为此将脑腔切开25cm,发现膈肌变薄约1mm,裁取多余膈肌薄弱处,终于保住一条命。

      住院一个多月,花去2万多医疗费,因为没钱只能出院,每天吃点消炎止痛药了事。

      出院不久,司机又遭到了毒打,打人者威胁不允许再跑车了,否则见一次打一次,并说后台老板就是陶猛。

      而唐根贵多方打听,也知道打他的人中为首者是灌云县穆圩乡张桥村村民袁春明。

      2008年10月18日,由连云港市公安局新浦分局委托连云港市第三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对唐根贵进行司法鉴定,结论是构成轻伤(偏重)。

      2008年11月13日,袁春明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新浦分局取保候审。

      2009年11月4日,新浦区人民检察院提起诉讼,认为袁春明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没想到的是,新浦区人民法院没有开庭审理,却又重新委托鉴定。

      2010年2月22日,南京医科大学司法鉴定所认为唐根贵损伤未达轻伤程度。

      自此,当地公检法不再有说法了。

      唐根贵为此不断寻求各级组织帮助,结果只是得到连云港市海州区法院一份《答复函》,内容为,"经本院有关部门审查,认为:袁春明涉嫌故意伤害一案的鉴定意见反复,现有证据不能认定被害人唐根贵的伤情构成轻伤。本院建议原连云港市公安局将该案撤回的决定正确。"

      唐根贵欲哭无泪了。

      他终于想通了,根源还是在卡口协调费上。

      作为执法人员,南城卡口的交警表面文章还是要做的,自己不出面,而是通过陶猛这类社会人员,向车主施压,要求向卡口交数目不等的协调费。

       潜规则便形成了,唐根贵因此每月交纳2000元的卡口协调费,便没有理睬陶猛加至6000的漫天要价,于是遭到了伤害。

       暴徒之所以在卡口,当着交警的面公开施暴,除去杀鸡儆猴,警告车主别再闹事的意味浓厚外,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了。

      唐根贵被打的很惨,不用鉴定都知道这是刑事案件。

      公安部门委托的鉴定结果是轻伤害(偏重)已经是够温柔了,而法院要求的再鉴定结果却构不成轻伤害,已经到了拿法律开玩笑的地步了,不是悲哀又是什么呢?

      唐根贵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了,他所收集的卡口协调费证据令人震惊,如此黑幕一旦揭开,应该不是小事了。

      限于篇幅,将于下文披露。

        文/钱诗贵

(责编:gong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