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民生-张家口市宣化区老兵王德艰难的环境污染维权

2021-09-04 13:12:36  来源:
分享到:


      卫星图  左半部分深色区域是宣钢炼铁厂  黄线边红色圈注位置是我家
       我叫王德,现年74岁,家住张家口市宣化区的一名退伍老兵,电话:15297310315,实名控诉艰难环境污染维权。
       2007年,宣化区环保等部门在没有任何审批手续,明知炼铁行业污染物有毒害的情况下,全然无视国标GB11660-1989《炼铁厂卫生防护距离标准》规定,违法允许宣钢向东扩建。将重度污染的炼铁厂以一墙之隔的“零距离”建到45户产权房居民区,从事炼铁生产至今,人身和财产受到巨大损害。1、人身损害。由于长期零距离呼吸炼铁厂的粉尘、烟尘污染空气,导致我妻肺部感染,确诊间质性肺炎后病情不断加剧为肺纤维化,直至因该病呼吸衰竭死亡。2、财产损害。因实在无法忍受宣钢的矿尘和昼夜不断的机器振动轰鸣,被逼无奈搬离房屋在外租房十年了,现部分房屋已经坍塌。
 
图片左下角红色圈注位置是我家
       一、艰难的维权经历
       被侵权后,给老伴儿看病加上房租已经二三十万,眼看着我的产权房因污染即将自动灭失,打官司迟迟不给立案,走信访维权处处碰壁,老百姓可以吃亏,千万别让我们吃太厉害,被逼无奈呼吁维权。”要告你就告反正我们管不了”很多单位更是漠视百姓疾苦,一推再推让劝我放弃,说个人告那么大的企业根本告不赢 ,甚至被恐吓。
先后找环保部说交办河北省环保厅了,和他们要结果;找省环保厅,说让找张家口市环保局;找市环保局让找宣化区环保局,当然也曾给宣化区政府发文,要求尽快确定包案领导解决此事,区政府无人问津;找宣化区环保局,说房子坏了找建设局,人死了找卫生局,和环保局没关系,告多少次我们也是那两句答复;找宣钢,宣钢说我们不污染,区政府不敢说污染,那么多人好好的就你得病;找建设局,建设局说不归他管;找河北省阳光理政交办到宣化区建设局,几句话打发了事;找主管领导,说宣钢太大没法管;找信访局,说宣钢难一直让等等;前任市委回建书记有批示,让区委书记和区长阅处,说已经办结,但是谁也不告诉办理结果也不出具任何书面答复,关起门来编造几行文字将我的问题办结;国家信访局2次交办也草草了事;电话投诉13245称已经停止拆迁,拆迁不公可以去纪委告;工信局出现场,认定房屋已不具备居住。领导批示如下:
 
 
 
       二、污染房拆迁不公
       2008年3月炼铁厂投入生产,粉尘噪音重度污染45户居民,到各级环保部门信访,宣化区政府迫于稳定压力协调宣钢公司出资将七里沟45户产权房纳入拆迁。2009年底宣化区房管局正式开始动迁,其中除了补偿低还有拆迁不公问题。拆迁走的十几户中,很多和我条件相当的都安置了2套70平米的楼房,再补交一点差价。2009年宣化旧城改造工作管理委员会办公室《被拆除房屋基本情况调查表》中记录我院内有:私产砖木北房47.42平米2间,自建房屋33.45平米3间,有装修铺地砖,地下室12.45平米,院内有2棵香椿树、2棵葡萄苗。我近百平米房加上一处院子,只给我安置一套70平米楼房,还得再补交五六万元差价,请问这是什么换算方法?请问公平在哪?应该安置我的另一套房被谁预谋侵占?在我妻子患病死亡上,宣钢是主要责任,环保局和房管局充当了助推手!
2016年7月21日,宣钢致房管局《关于停办房屋征收的函》,宣钢因国家产业政策调整为由,要求收函之日起停止办理对七里沟房屋的相关征收工作。房管局拿着剩余拆迁款借坡下驴,未经区政府批准自行将“为解决污染才纳入拆迁的房子”停止拆迁,全程无人告知,在我们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重新将我们恢复到2008年未信访前的初始状态。现阶段宣钢一直在生产,我们从未停止过被污染。宣钢和区建设局(房管局合并到建设局)互相推诿踢球,将我置于半空。内容如图。
 
 
       我已经74岁,像球儿一样被踢来踢去,宣钢气急败坏见我年龄大身体不好,准备耗死我,还说:“谁代理我的案子,就动用一切关系想办法闹谁!”
       企业为了效益,地方政府为了税收,把污染留给了毫无抵抗之力的老百姓,宣钢污染害得我家破人亡。
张家口市生态环境保护局《关于宣化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污染环境问题的查处情况》认定炼铁厂与我家一墙之隔的距离,认定宣钢粉尘、噪音、振动污染周围45户居民。既有污染认定又有领导批示,还有市环保局让区领导包案化解文件,找了一大圈责任部门相互推诿就是不解决,叫我一个七旬老人怎么办???
 

责任

(责编:gongyi)